• “在课文里‘扎猛子’”

    “在课文里‘扎猛子’”,这句话是我的老校长高白朗说的。意思是备课时,像游泳一样,潜入课文深处,对每个字、词、句、段都要仔细地推敲,弄明白了作者良苦用心之后,再从课文里钻出来。 40年前,我在一所村小学当老师,教五年级语文。有一天,老校长自带凳子,来到我们班听课。当时,我讲的是列夫·托尔斯泰的《跳水》。课文的最后一段写道: “扑通”一声,孩子像一颗炮弹落到大海里...

    时间:2017-07-09  热度:78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忆领读

    60年前,我在老家读初小。在县城北二道街,坐北朝南,有几栋大屋檐的平房,门窗的油漆已经剥落,这就是我们的学校。 三年级的时候,班主任是一位戴着眼镜的男老师,姓毕,40来岁,据说他是哈尔滨师道学校早期毕业生。 毕老师教语文有个特点,常常手捧书本,桌间走动,摇头晃脑地训练我们朗读。毕老师训练朗读,方式很多,其中有一种便是领读,所谓领读,就是他读一句,我们模仿...

    时间:2017-06-10  热度:100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一个人·一辈子·一件事

    ——我的“三书”教育梦 我的书房叫“天地书斋”,书房中有一副楹联。上联:躺着看书,站着教书,坐着写书,四季陪书共度;下联:闲而思梦,忙而追梦,睡而做梦,三生与梦同行。横批:不忘初心。我的初心是什么呢?当老师,当一名合格的老师,一辈子不改换门庭,从一而终。做了46年教育梦的我,如今虽已鬓苍苍,视茫茫,但仍在砥砺前行。 第一梦:读书。 1968年,那是个老驴拉磨的...

    时间:2017-05-31  热度:977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我的先生白金声

    我的先生白金声,肖猪,老三届,今年七十岁。他年轻时练过武功,人送绰号“镇站北白大侠客”。生产队时期,领导见其表现好,让他当“挣工分的教师”,只供饭,不给钱。他斩钉截铁地说:“干!”能脱离又脏又累的体力劳动,这对他来说,无异于“苍天有眼”“皇恩浩荡”了! 就这样,一个人,一辈子,一件事,先生与小学语文结下了不解之缘,四十六年,从一而终,未改换门庭。其间,先生获得了...

    时间:2017-05-06  热度:1003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吊在办公室屋檐下的那块铁

    40年前,那是个老驴拉磨的年代,由于冥冥中的一个机缘,我当上“挣工分的教师”。 我们的学校并不大,是典型的“N+1”模式的村小学。“N”者,六个老师六个班,那个“1”当然就是老太太校长了。那时学校没有电铃,指挥全校师生作息时间的就是吊在办公室屋檐下的那块铁。学校规定:值日老师负责敲铁,上课敲三下,下课敲四下,放学敲五下。敲铁的姿势,男女老师大致一样:一手捂住耳朵,头...

    时间:2011-10-28  热度:635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