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诨名与酒事

    “一瓶”是我的诨名。我的诨名并非自己所起,而是他人所命。伴随我诨名还有一些可笑的酒事,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在双城县乐群公社红旗小学当民办教师,教过体育。 那时,我所在的学校养了一口母猪,还雇了一位姓姜的工友。工友60多岁,大高个,身体好,满面红光,会做菜,好喝酒,人们都叫他老姜头。老姜头白天喂猪,晚上打更,吃住在学校,每天8个工分。 ...

    时间:2018-07-07  热度:100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