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子助我上大学

    “文革”期间,我这个“老三届”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回到了家乡,在广阔的天地里干了三年农活。有一天,生产队长见我表现好,让我当“挣工分的教师”,只供饭,不给钱。我斩钉截铁地说:“干!”能脱离又脏又累的体力劳动,这对我来说,无异于“苍天有眼”“皇恩浩荡”! 那时,我与妻子在同一个学校。她是公办的,我是民办的,她教数学,我教语文。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三尺讲台横亘...

    时间:2017-04-20  热度:700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