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对越语文教学流派的认识

    ——在全国第二届“越语文大课堂”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8年11月8日)

    我家住在东北松花江上,我从哈尔滨来到历史文化名城绍兴,千里迢迢,今天很高兴也很荣幸地参加了全国第二届“越语文大课堂”研讨会,在这里,我想对越语文教学流派谈点粗浅的认识,以求抛砖引玉,得到大家的指正。

    什么是越语文呢?越语文就是越地的语文,也就是绍兴语文,它是浙派语文的主流。

    何谓教学流派?教学流派是指在教学、教改实践中出现的具有显著风格和区域影响的教学派别。流派是一个社会群体,其形成与发展,是有一个过程的。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越语文作为当代重要的语文教学流派,已经引起国内语文教育界的广泛关注,并且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被确定为教学流派,一般有四大标准,这四大标准对越语文来说都具备。

    1. 有知名专家的典型代表;2. 有影响广泛的教师群体;3. 有特色鲜明的教学风格;4. 有享有盛誉的理论著作。

    第一,有知名专家的典型代表。

    在越语文研究中,周一贯和王松泉可谓全国语文界的名宿。周一贯与语文教育结缘近70年,从教之余笔耕不辍,出版小学语文教学用书170余本,发表语文教研文章1400余篇,在全国小学语文老师中无出其右者,是小学语文研究界的“中国之最”。王松泉师承朱绍禹,是国家二级教授,曾担任过浙江省高师语文教育研究会会长,全国高师语文教学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全国高校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会主任,他编写的《阅读教育学》和《阅读教材论》被中国教育学会会刊评为百年来影响中国20世纪的教育大著。

    第二,有影响广泛的教师群体。

    绍兴是名师之乡,拒不完全统计,绍兴籍且在绍兴从教的、非绍兴籍在绍兴从教的、绍兴籍未在绍兴从教的名优教师多达数百人,新中国成立以来,形成了四代人,即老生代、中生代、新生代和后生代。如周一贯、王松泉、董建奋、王崧舟、何夏寿、莫国夫、鲍国潮、刘发建、李文泉、季科平、陈建新、屠素凤、张幼琴等,可谓“教坛时有名师出,各领风骚一年年”。这些人大多数是特级教师,他们有着开放的意识,开放的情怀,开放的视野,开放的思维,开放的境界,给语文教学带来勃勃的生机与活力。

    第三,有特色鲜明的教学风格。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地域的语文教学的群体风格会形成某些共同的文化品格和艺术气质。越语文教学,极具江南水乡的灵秀之气,精微秀美而骨力非凡,既有越剧唯美典雅的特点,又有黄酒醇厚绵长的特色。在儿童化的“生本课堂”上,名师们把语文教学演绎得出神入化。如王崧舟的《二泉映月》,何夏寿的《草堂结拜》,季科平的《伯牙绝琴》,刘发建的《少年闰土》,张幼琴的《大禹治水》,这些代表课例,越味浓厚,真切动人,百看不厌。

    第四,有享有盛誉的理论著作。

    今年5月,我造访了容膝斋,斋主周一贯先生说,越语文有三张名片:柯桥区的“越语文陈列馆”,越城区的“越语文名师坊”,上虞区的“越语文名师堂”。越语文陈列馆里有一副楹联:欲知母语如何听说读写,试看越地别样风味胆识。在陈列馆里,陈列着改革开放以来越语文众多专著。其中有周一贯的《语文教学优课论》,王松泉的《语文教学探步》,王崧舟的《语文的生命意蕴》,董建奋的《语文参与教学论》,何夏寿的《民间文学大课堂》,刘发建的《落地麦田野课堂》,季科平的《语文教学叙事研究》等等,这些专著都是越语文研究的重要成果。这些著作我都读过,会后,我打算去钱清中心小学参观越语文陈列馆。

    越语文教学流派形成揭因。

    越语文教学流派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逐渐形成的,它的形成除了社会环境宽松和广大教师力图创新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越语文有着渊源沃土。绍兴历史悠久,自古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是越文化的发源地,素有“名士之乡、教育之乡”之称。从越王勾践的“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到明朝王阳明的《尊经阁记》,再到清代吴楚材、吴调候叔侄选编的《古文观止》,以及民国时期的鲁迅、蔡元培、夏丏尊等教育大家,绍兴孕育了很多语文教育界的核心人物,可谓群星璀璨,形成了母语教育的一种艺术风格流派。

    最后,我斗胆地提个小小的建议:建议编一部资料详实、论述严密、结构严谨、分析透辟、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越语文教育史》,或叫《越语文教育大观》。鲁迅先生说:“倘有人做一部历史,将中国历来教育儿童的方法、用书,做一个明确的记录,给人明白我们的古人以致我们,是怎样被熏陶下来的,则其功德,当不在虞下。”期待这部著作早日问世。

    谢谢!

    时间:2018-11-08  热度:10℃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