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透析小学语文教学躐等现象

    古人说“学不躐等”,学习不能超越次第,应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否则就会欲速不达,徒劳无功。同理,教也不能躐等,教学应按顺序安排,由易到难,逐步深化提高,否则就会拔苗助长,适得其反。

    纵观当下各级各类小学语文教学公开课,且不说去传统、去训练、矮化学生、弱化基础、教师主角、主体缺位时有发生,同时,还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有的教师为了显示与众不同,不顾《语文课程标准》的学段目标和学生年龄特点,任意拔高要求,使得语文教学变成了空中楼阁。例如:让一年级学生默读课文,做到不出声,不指读;让二年级学生查字典、词典,借助字典、词典理解生词的意义;让三年级学生写硬笔楷书,而且要有一定速度;让四年级学生根据表达需要,正确使用常用的标点符号;让五年级学生临摹名家书法,体会书法的审美价值;让六年级学生写说明文,做到明白清楚。等等。

    就拿默读来说吧,《语文课程标准》将其放在第二学段,何以如此安排?因为默读是一种不出声的阅读方式,是内部的精神活动,没有口、耳动作,是靠视觉感知文字符号来理解读物意义的。默读是在学生具有一定朗读能力的基础上进行的,没有正确、流利、有感情朗读训练,默读就无从着手。因此,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是不会默读的,你让他们默读,他们就会动唇,就会出声。

    再拿作文来说吧,《语文课程标准》把第一学段称作“写话”,第二、三学段称作“习作”,何以如此称谓?因为小学生作文就是练习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内容或亲身经历的事情,用恰当的语言文字表达出来,其性质是练笔,不是为他人代言,毕业时,能写简单的记实作文和想象作文就行了。然而,在一些公开课上,作文教学文学化、成人化愈演愈烈,例如有的教师让学生写童话,写诗歌,写散文,写评论,把作文变成了创作,真令人匪夷所思。当然,我们不否定作文天才,但是,少年作家毕竟是少数,那是个案,我们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不久前,我听了一节古诗教学公开课,一位教师领着学生赏析骆宾王的《鹅》。课堂上,教者振振有词地说:“绿是由蓝和黄混合而成的一种颜色。古人写诗常用‘绿’赞美山水的秀丽,表达其热爱祖国山河的情怀。但由于语境不同,‘绿’所表达的意义就不同。‘白毛浮绿水’中的‘绿’,是碧绿的意思,贺知章《咏柳》中的‘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绿’,则是嫩绿的意思,曾几《三衢道中》的‘绿阴不减来时路’的‘绿’则是浓绿的意思,在王安石《泊船瓜洲》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绿’又当动词讲,是吹绿的意思。”这种海阔天空、旁征博引式的教学,对涉世未久的小学生来说,真乃“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恕我直言,这是卖弄,是有意显摆自己的才华,结果呢,累了老师,苦了孩子,浪费了时间,有百害而无一利。

    《语文课程标准》在小学阶段目标阐释中多次出现“初步”、“尝试”、“简单”的字样,这说明,小学语文是“小儿科”,小学语文教学应该姓“小”,是启蒙教育,是打基础的阶段。小学生习语学文,许多内容对他们而言都是“第一次”,第一次使用某一个标点,第一次认识某一个汉字,第一次遇见某一个词语,第一次接触某一个句式,无论是语文知识,还是语文能力,要求都不宜过高,语文教学既不能求深,更不能求全。

    说到这里,我们应该对小学语文教学躐等现象泼点冷水。教师要增强课标意识,根据儿童认知特点,按教育规律办事,简简单单教语文,本本分分为学生,扎扎实实求发展,这才是语文教育的应有之路。(白金声)

    时间:2018-11-01  热度:2919℃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