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裸课·素课·家常课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也许性格使然,观摩教学,我喜欢看裸课、素课、家常课。何谓裸课?“裸课”就是没有经过一次次试讲,是教师和学生第一次完成教学任务的课。何谓素课?“素课”就是不用多媒体,一个师,一块黑板,一支粉笔,一群学生的课。何谓家常课?“家常课”就是常态下的课堂教学,每天给学生上的质朴自然常规性的课。这样的课,真实,平实,朴实,扎实,可检测,犹如“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天水菊花茶”一样,“天然”,“绿色”,“低碳”,“环保”。

    请看《乌鸦喝水》的教学片段:

    师:小朋友,我们怎么记住“喝”字呢?

    生:喝水要用嘴,这个字是口字旁。

    师:如果把“口字旁”换成“三点水旁”,这个字又读什么呢?

    (出示“渴”和它的拼音,指名学生读)

    生:我知道了,我们渴了就想喝水,所以“渴”是三点水旁。

    师:好极了,请你拿出两张字卡,与同桌互相读读这两个字。

    (同桌互读)

    师:(出示)一只乌鸦口(    )了,到处找水(    )。

    师:请你读读这句话,举起手中的字卡,看看该填那个字?

    (学生跃跃欲试,却有一个小朋友填错了)

    师:(对填错的小朋友)请你给大家讲一讲,怎样区别这两个字,好吗?

    生:喝,得用嘴,所以是口字旁;渴,得喝水,所以是三点水旁。

    这个教学片段,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漂亮的课件,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却在读一读、认一认、比一比、填一填中,实实在在地识字,并在帮助个别生改正错误的同时,强化全体学生的正确认识。整个过程,干干净净,简简单单,朴朴实实,这就是裸课、素课、家常课。然而,在当下,这样的公开课却越来越少了,怎能不让人黯然神伤!

    举两个多媒体课件演示不当的教例。

    第一个教例:

    在一次百余名教师参加的观摩活动中,一位青年教师执教《飞夺泸定桥》,她充满激情地带领学生朗读下面的句子:

    “22位英雄拿着短枪,背着马刀,带着手榴弹,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

    随后,课件打出了18勇士强渡大渡河的画面,教师声情并茂地说:“让我们再回到这幅画面,面对这些英勇的红军战士,你想说什么?把你想说的话写下来吧。”

    伴着学生的动笔,教师播响了《长征组歌》。“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乐声中,雄浑高亢的男高音响彻了整个礼堂。

    试想一下,在这样配有歌词的乐曲中,孩子们能够静心思考,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吗?

    第二个教例:

    这是一年级的课,讲秋天大丰收,苹果挂满枝头,稻子金黄,棉花雪白,田野里一片繁忙的秋收景象。老师做的课件很漂亮,一点击,大苹果挂满枝头,学生“哇”一声。又一点击,出现了雪白的棉花,学生又“哇”一声,还有的说“哇塞”。课堂里,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哇”声一片,在眼花缭乱、铺天盖地的课件中,学生光顾“哇”了,那“棉”字,那“稻”字都会写了吗?这个教学片段,学生不是跟文本对话,而是跟媒体对话,他们的“懂”是看课件看懂的,而不是读书读懂的。一味依赖音像、沉溺于多媒体的豪华包装,不能不对文本的解读造成遮蔽。

    裸课、素课、家常课,不是老气横秋的课,不是随心所欲的课,不是无的放矢的课,不是平平淡淡的课,而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课。

    请看于永正老师教《爱如茉莉》的片段:

    师:再请一个学生读第7段,其余学生想,母亲说的话,该用什么语气读?(一个女生大声地、有感情地读母亲说的话)

    师:你呀,可以出院了。(众笑)我为什么说她可以出院了?谁知道?

    生:她的声音大,不像住院的病人。(笑声)语气没有读好。

    师:对呀!母亲是用什么样的声音说的?书上怎么交代的?

    生:她是用虚弱的声音说的!

    师:对呀!读书要细心呀!不要放过每一个字!大家都练习一下,都读读母亲说的话。再想想刚才我是怎样读的。(学生自由练习朗读)

    师:谁来试一试?(一个女生有感情地有气无力地朗读)

    师:你像重病在身的人了。你的确要住院治疗了。(学生会心地笑了)

    大道至简,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这是在教朗读,也是在教阅读。没有多媒体,没有小组合作,于老师就是领着孩子把书读好,把书读到心里去,孩子们踏踏实实地学语文,公开课如家常一样,朴实无华,但又处处透着教师的教育智慧。

    我不喜欢“假、闹、华”的课,我认为,反复排练的课不是好课,形式主义的课不是好课,目中无人的课不是好课,表演作秀的课不是好课,虚情假意的课不是好课,刻意雕琢的课不是好课,天衣无缝的课不是好课,行云流水的课不是好课,一帆风顺的课不是好课,白璧无瑕的课不是好课,精彩绝伦的课不是好课,富丽堂皇的课不是好课,喧宾夺主的课不是好课,越俎代庖的课不是好课,煽情滥情的课不是好课,哗众取宠的课不是好课,花拳绣腿的课不是好课,滥用声光电的课不是好课,这样的课对教学指导意义不大,因为它掩盖了课堂教学的真实面目。然而,这样的课,在观摩教学中,却屡见不鲜,而且愈演愈烈。一些青年教师,东施效颦,模仿所谓的“名家”,把语文教学演绎得不伦不类,还美其名曰是创新,我实在不敢恭维。

    我常跟弟子们说,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老老实实地原汁原味地上好自己的裸课、素课、家常课。要向斯霞、霍懋征、袁瑢三位师表学习,要向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靳家彦四位老人学习。淡泊名声,不为功利,平平常常才是真,实实在在才是美。记住,这是至理名言。(《小学教学设计》语文版2018年10期卷首语)

     

    时间:2018-10-04  热度:2685℃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