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说《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人物”

    也许是缘分,1978年,我在县里开始当小学语文教研员的时候,便遇上了横空出世的《语文教学通讯》。如今,我已发苍苍,视茫茫,七十二岁了,与《语文教学通讯》整整厮守了四十年。四十年来,我亲眼见证,《语文教学通讯》不管发生怎样的变化,刊名变更也好,杂志改版也罢,其权威性、前瞻性、学术性、实用性始终没有变,在国内语文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始终没有变,一句话,《语文教学通讯》不愧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语文教学通讯》是我的良师益友,我爱这本杂志,更爱这本杂志的品牌栏目——“封面人物”。就《小学刊》而言,截至目前,除了专家学者之外,已经推出三百多名优秀教师,形成了三代人,为全国小学语文青年教师树立起楷模与榜样。何谓三代人?其核心人物又是那几位?我想,简而言之就是:以斯霞、霍懋征、袁瑢、丁有宽等为代表的“文革”前的老生代;以李吉林、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靳家彦等为代表的改革开放后的中生代;以孙双金、王崧舟、窦桂梅、薛法根等为代表的世纪之交的新生代。这三代名师,人人都是一本精彩的语文教科书,为写好这本“书”,他们用语言播种,用粉笔耕耘,用汗水浇灌,用心血滋润,在教书育人中倾注了生命。这些名师之所以能够从数以百万计的语文教师队伍中脱颖而出,且光芒四射,为人景仰,是因为他们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开阔的课程视野,高超的教育智慧,远大的职业境界。

    江山代有名师出,各领风骚数十年。追溯我国小语界这些名师所走过的道路,我们不难发现,每位名师都有特定的文化背景,他们都是特定文化遗产影响下的人。每个时代的名师都深深地烙上了那个时代的印迹,一定的社会环境、政治氛围、时代精神、教育理念等对名师人格特质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老生代:热爱孩子,热爱事业,他们把毕生心血倾注在学生身上;中生代:立足课堂,雕琢课堂,他们把小语教学演绎得出神入化;新生代:追求创新,追求超越,他们把标新立异作为共同的旨归。

    下面就三代人的时代特征和共同特点略加阐述。

    老生代:热爱孩子,热爱事业,他们把毕生心血倾注在学生身上。

    教书育人是提高国民素质的一项伟大工程,需要一代又一代优秀人才为之付出艰苦的创造性的劳动。一个名师完善的人格集中在伟大的爱心和无私地奉献,如陶行知所说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奉献是教师的天职,教师应该在教育这块圣土上耕耘,以生命投入,奉献青春、心血和智慧,培养学生成长、成人、成才。如“母爱教育”几乎是斯霞的代名词,她以一颗童心,满腔慈爱,爱学生之所爱,乐学生之所乐,悲学生之所悲;如霍懋征的座右铭是“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她爱每一个孩子,她爱学生甚至胜过爱自己的孩子;如袁瑢始终把“教好每一个学生”作为自己的分内之责,她在学生面前,是老师,更是朋友;如“爱心是根,育人为本”是丁有宽的教育思想,“面向全体,偏爱差生”是丁有宽的教育观点。“教育之没有感情,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没有爱,也就没有教育。”这应该就是那个时代教育的真谛所在。

    中生代:立足课堂,雕琢课堂,他们把小语教学演绎得出神入化。

    中生代名师成长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前期,成熟于七十年代后期,辉煌于八十年代中期——正值中国语文教育处在第二次转变的大好时光。他们顺应时代的发展,面对封闭、灌输、单调、压抑儿童身心的教育现状,切中时弊,义无返顾地投身教育改革的热潮中。他们有着开放的意识,开放的情怀,开放的视野,开放的思维,开放的境界,给语文教育带来勃勃的生机与活力。如李吉林的“以‘情’为经,以‘境’为纬,有情有境导童稚”教学体系,贾志敏的“以学生为主,以训练为主,以激励为主”教学风格,支玉恒的“新、实、活、深、巧”教学艺术,于永正的“重感悟,重积累,重迁移,重情趣,重习惯”教学思想,靳家彦的“语思统一,口书并重,内外相通,以读为本”教学方法,无不体现了他们对语文价值的共同追求。什么是名师?名师就是一说到教学就特别激动的教师。什么是小学语文名师?小学语文名师就是一说到小学语文教学就特别激动的教师。他们情有独钟,视小学语文教学为自己的终身恋人,去追求,去呵护,因而对小学语文教学始终保持着激情。

    新生代:追求创新,追求超越,他们把标新立异作为共同的旨归。

    以信息化、全球化和个性化为特征的世纪之交的世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经济已见端倪,国力竞争日趋激烈。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国开始了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一批有出息的新生代名师崭露头角。这些人在全国有很高的知名度。他们在遵循教育的基本规律、共同的教育价值与课程目标的基础上,分流发展,独树一帜,著书立说,都具不凡的学术勇气,强烈的课题意识,执著的探究精神,丰硕的研究成果。大视野,大境界,大才情,大手笔,恪守师德,严谨治学,建树卓著是这批名师的共同特点,为广大教师所钦慕。诸如孙双金的情智语文,代表作《孙双金与情智教育》;王崧舟的诗意语文,代表作《王崧舟小学语感教学法》;窦桂梅的主题教学,代表作《窦桂梅与主题教学》;薛法根的智慧课堂,代表作《教育的名字叫智慧》。这是一批闪耀在小语星空的璀璨明星,他们力图创新,吁求超越。有人说他们是我国小学语文教育方阵的排头兵,有人说他们是我国新生代语文名师的领头羊,也有人说他们更像脚踏实地、亲身实践新课标的“挑山工”,正朝着他们无比向往的“泰山之巅”勇敢攀登。

    语文如诗,岁月如歌,人生如戏。如今,我们已经昂首迈进了语文教育的新时代,一统江湖的部编教材强势来袭,“一纲多本”的格局宣告终结,在这样的背景下,未来的十年里,谁又能成为《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人物”呢?我认为,肯定是那些有敬业精神、科学精神、创新精神、反思精神、人文精神的后生代。俗话说,后生可畏,我像来佩服年轻人,在课程改革中,后生代的示范和引领,其作用不可低估。如浙江省教坛新秀、《中国教师报》2016年“月度人物”曹爱卫,是一位极年轻的女教师,入行才十几年,便出版了专著《玩转绘本创意读写》。前不久,她的新作《低年级语文这样教》入选了第五届“我的教育理想”教师读书征文活动第一批推荐阅读书目,成为广大青年教师的偶像。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语文教学通讯》创刊四十年,“封面人物”换了一茬又一茬,变的是几代人的更替,不变的是几代人的追求。社会呼唤教育,教育呼唤名师,我相信,未来将有更多的后生代名师走进《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人物”,我期待看到他们的名字,我期待看到他们的教改成果。

    时间:2018-08-01  热度:2339℃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