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笔凌云 立言一贯

    ——周一贯先生语文教育研究评说

    白金声

    【摘  要】周一贯先生是“浙派语文”的一代宗匠,也是全国语文教育研究的一位宿将。在长达30多年的探索中,以实践积累、理论积淀、历史继承、西学借鉴为基础,行走在“学术——学识——学说”这条道路上。他纵横捭阖,高屋建瓴,发表理论文章1400多篇,出版学术专著10多部,在我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周一贯  丰富性  学理性  超前性  实践性

    绍兴自古文章地,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素有“古越文化之邦”的美誉。周一贯就是鲁迅家乡的一位教育奇才。他,1936年出生,特级教师。从教67年,退休前,曾任浙江省小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副理事长、浙江省义务教育教材小学语文编委会副主编、绍兴县教研室副主任等职。发表文章1400多篇,出版学术专著10多部,总字数已逾2000万。在当下中国小语界,他纵横捭阖,叱咤风云,写作之勤,著述之丰,研究之广,探索之深,创意之多,无与其匹,是名副其实的语文教育专家。

    周一贯语文教育研究,萌芽于当代中国语文教育潮起潮落的大背景之下,形成于改革开放以来语文教育大改革大发展之中,成熟于新世纪之初语文课程新一轮改革之时。在追求“学术——学识——学说”的艰难天路上不懈求索,以实践积累、理论积淀、历史继承、西学借鉴为基础,经历了“主观经验型——客观描述型——科学解释型”的艰苦历程,终于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小学语文教育研究专家。下面着重谈两个问题。

    一、语文教育研究的主要阶段

    1984年,周一贯任绍兴县教研室语文教研员。此前34年间,他做过部队文化教员,教过小学、初中,当过区中心小学副校长,教育教学经验十分丰富。如果从结束农村中小学教学生涯,开始语文教研工作算起,到如今,周一贯这棵小语界的“常青树”研究语文教育已经33年了。这33年,大体可分为3个阶段,依次为:教研室工作阶段(1984年—1996年);从岗位退下阶段(1997年—2000年);走进新课改阶段(2001年至今)。

    1.教研室工作阶段。

    1984年,他被调到县教研室,任语文教研员,以后又担任教研室副主任,分管小学教学。在这10余年的时间里,他置身浩浩学林,厚积薄发,兢兢业业地钻研语文教育理论,出版了3本主要的学术专著:《文体各异·教法不同》《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语文教学训练论》。

    (1)《文体各异·教法不同》

    1981年,周一贯在《辽宁教育》第3期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研究文章《谈谈谜语的教学》。从此一发不可收,到1983年底,共有45篇大小文章见诸报刊。诸如《浅说寓言和寓言的教学》《浅谈语文教材中的儿童诗》《散文和散文的教学》《小学应用文教学之我见》《略谈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童话》《科学小品课文教学管见》《关于小说的教学》等。他将这些文章进行了重新梳理,结集出版了《文体各异·教法不同》。专著从本体论的角度出发,以漫笔的形式,对语文学科的教学方法作了独到的分析和阐述:不同体裁的课文,应有不同的教学目的、教程教法;可从体裁特点入手,分析课文思路,设计课型和板书。这本书有理有例,行文活泼,有一定的针对性,立刻在全国小语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全国小学语文统编教材的体例是讲读课文、阅读课文、独立阅读课文和半独立阅读课文,当时的语文教学只重类型而无视文体,这本书的出版,提出语文教学的文体观,无疑是一个突破。

    (2)《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

    在我国小语界,周一贯是一位特殊的人物,他没有高学历的资本,走上工作岗位时,手里拿的是一张非正规的初中毕业证书。然而,就是这位“土八路”,他的语文教育理论,在我国却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他是自学成才的学者,走的是一条“个性化”的治学之路,最终成为全国小语界的一员宿将。他说:“教学研究和治学之道,其创新成果的产生,靠的就是各种信息不断从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的碰撞、融合、分裂和变化的运动。”为此,他以滴水穿石、绳锯木断的毅力,几十年如一日地去营造个人的“信息库”。在电脑尚未盛行的年代,就已经有了数十本剪报,数十本笔记和几万张资料卡片。就是这些日积月累的剪报、笔记、卡片,使他源源不断地获得新的信息,产生新的组合效应,形成新的观点。《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这本书,全部是在信息汇集研究的基础上写成的。这一治学成果,不仅使他的研究紧密联系了改革的前沿性的课题,而且也开拓了理论视野和思维空间。《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全书30万字,内容涵盖了语文教学的各个方面,如拼音教学、识字教学、阅读教学、作文教学、听说训练、学法指导、板书设计、课堂提问、语文考试、整体改革、情景教学等,或巡礼,或鸟瞰,或撷英,或说要,或总揽,或述略,或纵观,或概说,不一而足,一本《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就是一座上个世纪80年代语文教学改革研究的信息库。

    (3)《语文教学训练论》

    叶圣陶说:“语文是培养能力的课程,所以不能单纯地传授知识,要让学生反复地受到训练”,“最要紧的是训练语感”。周一贯根据叶老的命题,对语文训练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1994年,出版了他的扛鼎之作《语文教学训练论》。在这本专著中,提出了他的一系列“训练观”:第一,训练的实践论意义——训练是学生的实践活动,而实践是认识论的第一和基本的观点;第二,训练的教学论意义——教与学和训与练,都本质地体现了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密切结合和互动互补;第三,训练的素质论意义——训练不只是语文知识技巧的操练,而且包含了深刻的人文内容,关系着学生整体素质的优化。他认为语文训练的基本特点有四个方面,即综合性特点、整体性特点、情感性特点和交际性特点,包含智力的开发、情意的熏陶、习惯的培养和人格的养成等等。这些思想新意迭出,切理会心,对小语文教师有很大的实践指导价值。

    2.从岗位退下阶段。

    从岗位退下后,周一贯“壮心未与年俱老”,有了更加开阔的空间,生命与事业同行的步子也迈得更大了。或文海放舟,或耕耘桃李,或各地讲学,频繁的活动要求他必须更要抓紧学习,去研究来自教改前沿的各种信息,提炼成自己的认识。这个时期,他出版了两本代表作,一本是《语文教学优课论》,另一本是《阅读课堂教学设计论》。

    在《语文教学优课论》中,他创造性地提出了教师优化课堂教学的六大意识,即目标意识、主体意识、竞争意识、质量意识、创新意识、活动意识。六大课程意识涵盖了优课的一切具体标准,从观念和境界的层面上对优课做出了科学的界定。与那些更具操作性的优课评价标准相比,他的关于优课标准的描述具有更深层次的哲学意味,用“高屋建瓴”、“高瞻远瞩”喻之当不为过。

    在《阅读课堂教学设计论》中,他率先提出了“软设计”、“弹性设计”的理论,正确地阐释了预设的相对性和局限性,强调了课堂生成的意义与价值。同时,他还指出“软设计”必须强化“重自学、重尝试、重争议、重活动、重过程”,比较全面地阐述了“软设计”的理论。他的“软设计”理论在全国首次提出就引起了语文教育理论界和实践界的关注,给人诸多的启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就提出这样的观点,确实难能可贵。

    3.走进新课改阶段。

    2001年,新一轮课程改革拉开了序幕。《语文课程标准》是语文教育新理念的高层次的集中展示,全方位反映了新世纪中国语文教育改革的价值取向。在语文课程改革的进程中,周一贯的视野更开阔了,依据《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进行科学的理性思考和真诚的实践探索。从新一轮课改到现在,他更是笔走纵横、势如狂澜,又撰写了100多篇文章。诠释了新的课程理念,演绎了新的课程文化,在课程观、教学观、学习观、教材观、学生观等方面取得了最新的成果。充分说明其引领小语教坛的才情和活力。这里我主要对其两本著作进行简单评述。

    (1)《研究性阅读教学探索》

    新世纪的第一年,周一贯以其特有的学术敏感和直觉,在《福建教育》上连续发表了关于“研究性阅读”系列文章,在国内首次提出了“研究性阅读”的概念,并系统地阐述了他对“研究性阅读”的构想和探索。在此基础上,2002年4月,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研究性阅读教学探索》。

    什么是“研究性阅读”?他指出:“就是让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以研究探索的方式自主地进行阅读,以获取认知、激发兴趣、陶冶情操、提高阅读能力和运用语言能力,优化语文综合素养。研究性阅读贵在‘研究’与‘阅读’的有机结合、融会一体。让学生在初读课文、通读课文的基础上,引导出研究深读的一二个问题,放手让学生去自读探究、合作交流。以这种一二个研究主问题来取代教师的逐段繁琐提问,目的在于突出重点,把阅读主动权、时间支配权和空间活动权真正还给学生。”研究性阅读,符合《语文课程标准》倡导的课程理念。这项研究,已经为实现师生平等对话,为落实学生自主、合作、探究学习,培养创造性阅读能力,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2)《儿童作文教学论》

    在新课改语境下,如何摆脱传统“小学生作文”的学科“作业”意识,偏重技法、崇尚形式、为他人立言的严重积弊,又如何解决传统作文教学“应题”的束缚,“应体”的拘谨,“应命”的违心,“应法”的尴尬,“应套”的就范,“应试”的无奈,又如何校正在“新概念作文”导引下已经产生的某些“灰色作文”、“疯狂作文”和“新套话作文”的负面影响,提倡作文教学要放飞心灵、真情实说、自由表达,2005年,周一贯出版了《儿童作文教学论》。

    “儿童作文”不就是“小学生作文”吗,为何另立名目,要为“儿童作文”立名?他认为,“小学生”与“儿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小学生”着眼点在于只是一个学历阶段,表现一种学历程度。严格地说,当小学生的不一定是儿童。而“儿童”则是生命历程的一个特定阶段,是人生之旅十分重要、十分珍贵的驿站。“童年”会对每个人的终身事业发展有极其重要的影响。他提倡用“儿童作文”这一概念来代替“小学生作文”这一概念,就是希望作文不仅仅是一种语文作业,一项写作技巧训练,它首先是儿童生命的自由表达和真情交流,表现出强烈的尊重儿童生命的语文教育哲学观。儿童作文就是一种“儿童文化”,他强调“儿童作文”,就是要在作文中尊重儿童的天性,呼唤儿童的灵性,发展儿童的悟性,张扬儿童的个性。

    二、语文教育研究的重要特点

    周一贯靠着他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通过“志学—自学—治学”的艰难历程,沿着“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路线,不但成为一位优秀的语文教育研究工作者,而且成为全国小语界领军人物,堪称语文巨擘,教研宿将。纵观周一贯语文教育研究的33年,我们不得不感叹其丰富性、学理性和超前性。然而,在所有的特点当中,“广、深、实”大约是最不能忽视的品质。

    (一)广泛性

    “广泛性”是周一贯语文教育研究的主要特点之一。语文,它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它巨细无遗,无微不至地表现着大千世界,它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所以,无论是教材,还是教法,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无论是课内,还是课外,他都“无处不思,无孔不入,无事不研”。甚至可以这样说,当前语文课程教育的方方面面,没有一个方面不在他的关注之中,没有一个方面不在他的研究之列。他研究语文教育,“既述且作”,著作等身,或一体化,或姊妹篇,或序列式,表现出明显的内在联系。如《语文教学训练论》《语文教学优课轮》《阅读课堂教学设计论》《语文教研案例论》《儿童作文教学论》和《语文教学改革研究概观》,这五“论”一“观”再加上《研究性阅读教学探索》,就构成了他语文教学研究的完备系统。

    再如,1997年,他在《浙江教育》发表了关于语文教学艺术七篇文章:《优课的解题艺术①》《优课的导入艺术②》《优课的提问艺术③》《优课的讲解艺术④》《优课的讨论组织艺术⑤》《优课的作业设计艺术⑥》《优课的课堂总结艺术⑦》。1998年,在《福建教育》又发表了关于语文教学艺术的七篇文章:《优课的教学节奏》《优课的穿插之美》《营造课堂教学的高潮》《优化教学的点拨术》《课堂教学的蓄势》《优课的过渡和照应》《语文课堂教学的剪接》。这两组文章珠联璧合,纵横交错,互为表里,相得益彰,对语文教学艺术做了全方位的探讨,如果将这些文章合起来,不就是一本《语文课堂教学艺术论》吗!

    再比如,周一贯十分乐于为一些全国著名的特级教师、名家高手作个人教学风格或流派的研究并撰文。他曾为浙江的王燕骅写过《有境界自成高格》,为上海的贾志敏写过《贾志敏:追求语文教学的本真》,为浙江的贺诚写过《诗的语文教学和语文教学的诗》,为江苏的孙双金写过《孙双金:情智语文的魅力》,为山东的张伟写过《球形教学的艺术风格》,为天津的靳家彦写过《“导”能养性,“读”能通神——靳家彦的导读教学艺术》,为上海的徐根荣写过《论到至处品自高》,为北京的窦桂梅写过《窦桂梅的创造力》,为江苏的于永正写过《简朴清新:于氏语文流派的常青品格》。这些文章对改革开放以来的小学语文名师成长历程和教学风格做了深度探讨,分析和梳理了名师文化特征和内涵,展现了名师们特有的人品、学品、师品。如果把这些文章集结在一起,不就是一本《小学语文名师论》吗!

    在语文教育研究的前沿,在这个领域的广度上,周一贯所取得成绩是令人咋舌的。黑龙江省教育学院小学语文教研室原主任秦锡纯给他的函说:“您的教研领域很宽,许多文章能解决教学中的难点,给教师和教研人员帮助很大!”这话千真万确。

    (二)深刻性

    这是周一贯语文教育研究的第二个特点,也是最能衡量其学术成就的标尺。一个人的科学研究要创新,既要全面又要深刻很难,但他显然做到了,他的许多研究成果不仅具有开创性、前卫性,而且具有引领性、深刻性,实现了多项“零的突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他说:“搞我们这行,眼睛光盯在小语教学上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一些渗透意识。如果用一句比较‘文气’的话说,我是以小语教学研究为圆心,向其他学科作全方位的思维辐射。教育学、心理学、数学、生物学、美学……特别是现代科学方法论——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我都怀有一种特殊的兴趣。在快速变化的时代里,一切过去的知识都会因为新信息不断涌现而贬值。当代社会需要一种对最新学科和最新动态有较强敏感的人。”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他从语文教学研究战略发展的趋势上提出问题和研究问题,将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和符号学、全息理论引进到语文教学研究中,发表了系列文章。如:《从“信息论”说精讲》《用模糊理论改进阅读教学》《从“信息论”看跳跃式讲读》《用全息理论改进阅读教学》《语文教学与符号系统》《从“缩微技术”谈板书设计》等。仅从这些论文题目看,就能把人们的思考引向深入。

    大家都知道,周一贯是浙江绍兴人,作为鲁迅故乡的学者,写文章不能不谈及鲁迅。这是因为,鲁迅,是中国现代最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鲁迅,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一面鲜艳的旗帜;鲁迅,是我们母语教育一条奔腾不息的精神之河。我读过周一贯谈鲁迅的文章多篇,他写鲁迅都与小学语文教学有关,如《亲近真实的鲁迅》《把鲁迅还给孩子》《以鲁迅的儿童阅读理念瞻观今日》《鲁迅:读图时代应当仰望的背影》等,除了第一篇之外,其余3篇均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而且后两篇都是整版刊发,这说明周一贯其人、其文的影响是非同小可的。

    2007年,他为《今日教育》撰文,以辩证唯物主义思想为指导,大气磅礴地提出了“语文教育生命观”。文章分三部分:1.宏观视野:辩证地思考“语文”是什么,“语文课程”是什么,“汉民族语文课程”又是什么,用民族文化教育的精华塑造生命;2.中观视角:辩证地看待语文课程教与学的统一,用“以生为本”的课程主流价值观润泽生命;3.微观视点:辩证地运用课堂的智慧教学与教学智慧,用“有效交往”的实践发展生命。通篇的主题是:语文教育应当统一于人的生命开发,和谐融通于人的生命活动。他认为,生命是一个高度和谐的统一体,语文教育也应当强调“辩证统一”的一面,这就是要“一分为三”。如果说“一分为二”强调的是它们的对立性,那么“一分为三”的“三”强调的就是它们的统一性,对立复归于统一。他同时认为,“一分为二”没有错,但这是思维过程的一个阶段,在“一分为二”之后还应当“合二为一”,这个合成的“一”便是“三”,即和谐融合于高度统一的生命发展。他回顾语文教育的历史轨迹,语文教育一直在“一分为二”、对立斗争、大破大立的崎岖小路上左右摇摆,跌跌撞撞地艰难前行。他坦言,从“对立斗争”的视角审视语文教育,非此即彼,是对生命的割裂,则语文教育只能陷入死谷。若以“一分为三”的辩证统一的观点看待语文教育,寻求生命活动之和谐统一,亦此亦彼,则语文教育定能走出误区。他的这些话,振聋发聩,非常深刻,展现的是他的语文教育思想的核心价值,传递的是他对语文课程改革的真知灼见,给人以更多的启迪。

    (三)实践性

    实践性是周一贯语文教育研究的价值特征。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理论源于实践。语文教育实践是语文教育理论研究的源头活水,同时,也是检验语文教育理论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反过来,语文教育实践也需要在一定的语文教育理论指导之下进行,才是自觉的而不是盲目的实践,也才能起到检验理论、不断补充和完善理论、发展理论的作用。

    首先,周一贯来自实践。在进入绍兴县教研室之前,他直接从事中小学语文教学工作长达30多年,是一位优秀的语文教师。30多年的语文教学实践,使他对我国当今语文教学现状有了全面的了解,对语文教学实践过程中出现的经验和碰到的问题有深切的理解,对语文教学研究方向和研究重点有准确地把握。这既是他得天独有的优势,也是他与那些来自大专院校的理论工作者的不同之处。

    其次,长期的语文教学实践,决定了他的理论研究必定围绕语文教学实践进行,保证了这些理论的实践针对性。理论来自实践,实践之树常青。语文教学的实践不断地向工作在语文教学第一线的实践者提出问题,不断要求从事语文教学研究的理论工作者回答语文教学实践提出的问题。作为一个来自实践第一线的理论工作者,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要求他自觉调整自己的研究兴趣和理论积累,针对语文教学实践的重点和碰到的难题,确定自己的研究重点和研究课题。如针对教学实践中碰到的语文阅读教学如何由应试教学向素质教学转轨的问题,他从语文阅读教学的理论到语文阅读教学的改革和程序性设计,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具体的回答。他正是在不断回答这些问题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自己的语文阅读教学理论体系,这样的理论体系无疑是实践第一的。

    再次,他的理论研究,其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为了解决问题,是为实践而研究,为解决问题而研究的。他的语文阅读教学思想,虽然蕴含了非常丰富的理念,也有很多前沿的理论,但这些都是为了指导语文阅读教学的实践服务的。因此,在他的著作和文章中,理论是和实践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理论是真正指导语文阅读教学实践的。无疑,在我们的语文阅读教学研究中,非常需要先进的教育思想和科学的教育理论,迫切需要建立一套符合我国教育实际的理论体系,以使我国的教育能突破理论和观念的限制,科学健康地可持续发展。历数周一贯的著作,不管是研究阅读教学的,还是研究作文教学的,许多都是在实践中产生的,其中既有教学的实践和编辑的实践,也有讲学的实践和课题研究的实践。他的研究成果,始终伴随着不间断的语文教育的实践,其煌煌巨著都具有“周氏”的实践特色。 (本文见《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2018年2期)

    时间:2018-03-15  热度:22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