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裴海安的交往

    裴海安何许人也?他是语文报社副社长,《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主编。提起我与裴海安的交往,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点缘分。2002年8月,全国小学语文教学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七届学术年会在哈尔滨召开。裴海安是语文报社记者,我是大会列席人员,全体与会人员合影的时候,我们并肩站在最后一排。照相完毕,他扶着我从椅子上下来,就这样我们相识了。

    转眼间,来到2008年。这一年的10月,我去太原开会。会后,我去机场路过《语文教学通讯》编辑部,在裴海安的办公室坐了半个小时。六年没见面,裴海安还是那样英俊潇洒,高高的个子,浓浓的头发,白白的衬衫,透着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他亲自为我泡茶,倾听我对刊物的意见和建议,不时打开笔记本认真地记录。当然,我们交流话题的重点还是小学语文教学。裴海安不愧是《语文教学通讯》的主编,他立足高,视域阔,见解深,对全国小学语文名家名师和各种流派如数家珍,有赞许,有肯定,还有中肯的犀利批评,这种没有门户之见、海纳百川的胸怀,着实让我钦佩。告辞时,他送给我几本杂志,并叮嘱我投稿。不到两个月,我就上了2009年第一期《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并且发表了《语文,我永远的梦》一组文章。

    后来,我们逢年过节互发短信,彼此问候,直来直去,有啥说啥,就像亲兄弟一样,没有一点隔阂。这正应了林肯的那句话:“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就是他同别人的友谊。”

    一日,我在班上,座机突然响了,电话的那头传来了裴海安的声音:“白老师,您对管建刚指向写作的阅读课有何看法?”他开门见山,问起这个问题,把我弄懵了。我说:“我只知道管建刚是一位天才的作文老师,他中师毕业,一年大恙,两年养病,三年经商,八年村小,从1998年起才安心做老师,2008年被评为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他搞‘班级作文周报’教改实验,自称‘我的作文教学革命’,很有名气,他的作文系列著作在书店成为畅销书。管建刚能把作文教学搞得如此风生水起,阅读课肯定错不了。”裴海安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再后来,我们就更熟悉了,他编书约我写稿,《走向有效的作文教学》《特级教师新设计新课堂新说课》都收了我的文章。《语文教学通讯》需要在黑龙江组稿,一个电话过来,我马上照办。有一次,裴海安需要一张黑河市小学语文名师的照片,叫我帮他联系,我全力以赴,费了很大周折,终于将此事完成。就这样,我就成了《语文教学通讯》黑龙江通联组的“负责人”了。

    2015年夏天,裴海安到哈尔滨开会,得知这个消息后,我让老伴准备几个小菜,在家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那天,我亲自到菜市场购买食材,都是新鲜的,新鲜的猪肉,新鲜的江鱼,新鲜的蔬菜,样样俱全。我还特意买了几瓶哈尔滨的啤酒和几罐俄罗斯的格瓦斯,放在餐桌上,一盘水果,一盘瓜子,一盘糖果,全摆上了。快下班的时候,我请了假,打车到会场请裴海安。

    会场设在一家宾馆的五楼上,会议还在继续进行,我静静地在大堂等候。这时进来一位司机摸样的年轻人,他正在打电话,原来花园小学校长曹永鸣也请裴海安吃饭。曹永鸣,语文特级教师,我们非常熟悉。撞车了,无奈,裴海安叫我跟他走。

    曹永鸣特热情,也特幽默,饭桌上,她说:“今天,我以个人的名义请裴主编吃饭,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感谢《语文教学通讯》多年来对我的培养。作陪的有三位:《黑龙江教育》主编、文学博士魏永生,哈尔滨市教育研究院小学语文教研员、特级教师王传贤,黑龙江省小语界老前辈、特教教师白金声。薄酒素菜,请大家吃好喝好!”说着,大家举杯一干而尽,五位小语人其乐融融。

    第二天,裴海安要返程了,这一回也该轮到我招待了。谁知,事与愿违,我供职的单位有一个《语文研究与教学》编辑部,编辑部的领导与裴海安同是中国语文报刊协会的理事,而且裴海安是协会的副秘书长。他知道消息后,捷足先登,让我去宾馆请裴海安,为他送行。

    宴请设在一家东北菜馆,我从家拿了一瓶当地好酒——北大仓,领导点了四个哈尔滨特色菜——锅包肉、小鸡炖蘑菇、白肉酸菜血肠、尖椒干豆腐。菜上来了,酒斟满了,情绪来了,我们的话匣子也打开了。由于职业的关系,唠的嗑当然与刊物有关。《语文教学通讯》之所以能成为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影响广泛,和裴海安的学识、胆识有很大的关系。他是著名的学者,著名的编辑,在全国小语界很有名气,他的报告、文章一直起着学术引领作用。

    在饭桌上,我代表一线老师请裴海安谈谈投稿的方法和技巧,他说,写稿和投稿确实有技巧,为什么有的老师写的多,而发的少呢?为什么有的老师写的少,而发的多呢?他谈了四点看法,概括起来就是:熟悉杂志——吃透课标——选好话题——注意细节。讲得太专业了,旁征博引,举例说明,生动具体,耐人寻味。

    饭后,我一直把裴海安送到机场,握手告别。要走了,我真有点失落,还好,我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裴海安过了安检,挥手向我示意:“再见啦,白老师!”我眼含泪花,大声喊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白金声,特级教师。单位:黑龙江省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中心。地址:哈尔滨中宣街20—8号。邮编:150001。手机:18714605354。邮箱:laky_aa@126.com)

    时间:2018-03-10  热度:25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