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吟诵使者:陈琴

    我认识一位特级教师,她叫陈琴,在全国小语界,此人以吟诵而得名,当然,与她比肩的还有薛瑞萍、戴建荣等人。据说,陈琴的学生都能十分熟练地通背《声律启蒙》《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大学》《中庸》《论语》《老子》《孟子》和《庄子》,中央电视台还多次拍摄过她个人的吟诵节目。

    2008年,金秋季节,我在哈尔滨见到了陈琴。

    那天下午,我的好朋友、《小学语文教师》主编李振村,在哈尔滨工人文化宫做学术报告,我闻讯赶去。由于路上堵车,当我气喘吁吁地走进会场时,报告早已开始了。两千多人的会场座无虚席,我只好在靠近第一排的过道上临时加了个塑料凳坐下。

    两个小时的报告很快就结束了。休息时间,李振村从台上走下来,和我握手寒暄。

    这时,我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女老师,四十岁左右,身材微胖。这位女老师见我和李振村竟如此熟悉,说道:“请二位里边坐。”说着,她站起身来,把我们让了过去。李振村见状,急忙指着女老师向我介绍说:“这位是广东省的特级教师陈琴,上午在这刚上完课,一节难得的古诗教学课,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吟诵。”陈琴彬彬有礼,右手搭在左手上,向我鞠躬,连声说道:“幸会,幸会!”我说:“很遗憾,没听到您的课,以后一定补上,向您学习吟诵。”陈琴右手搭在左手上,又向我鞠躬,连声说道:“不敢,不敢!”齐肩为朋,同道为友,几句话我们彼此就熟悉了。我从包里掏出一本书,签上名字,递给陈琴:“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刚刚出版的《我为语文而来》,请惠存。”陈琴右手搭在左手上,再向我鞠躬,连声说道:“多谢!多谢!”说完,她接过书,认真地翻阅起来。此时,李振村坐不住了,拉着我的手说:“书得其人,人得其书,那我呢?”我解释说:“这本书本来是想给您的,回去,我立马邮寄。”说着,我们大笑起来。

    九年后,隆冬季节,我在哈尔滨又见到了陈琴。

    2017年,冬至。

    “2017全国中小学教师读写素养高峰论坛暨部编教材课堂教学观摩活动”,在哈尔滨花园小学体育馆举行,陈琴上观摩课。

    为了看课,我早早地来到学校,找了一个好位置,静静地等候。参加活动的老师陆陆续续走进会场,足有四五百人。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来了!”我回头一看,正是陈琴。她还是那么富态,戴着一条长长的围脖,眼镜后边的眸子深邃透明。我连忙迎上去,左手搭在右手上,向她鞠躬:“九年未见,您可认识我?”“白老师,《我为语文而来》的作者,白金声!”陈琴未加思索,一下子认出了我。

    在大家的掌声中,陈琴开始上课了。她教花园小学三年级学生学《诗经•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节课,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以训练为主线,在吟诵层面上展开。40分钟的课,就像一道山间的泉水,从高处一路自由自在地倾泻下来,淙淙,琤琤,随物赋形,无羁无碍。陈琴带领孩子们诵之吟之,舞之蹈之,在那平长仄短之间,在那曼声唱和之时,在那尾音的颤动、修饰、延绵之中,孩子们情通古人,男生左手搭右手,女生右手搭左手,给台下的老师鞠躬,懂得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吟诵方至化境,以至于下课了,他们还舍不得离开课堂,老师们被彻底的折服了。

    吟诵是我国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有着重大的文化价值。可是,如今会吟诵的人凤毛麟角,南怀瑾去世了,叶嘉莹已经90多岁了。如何让吟诵代代传下去,通过这节课,我看到了希望,琅琅书声,朗朗乾坤,陈琴就是吟诵的使者。她被中华吟诵协会聘为吟诵教学指导老师,其独创的吟诵教学法被众多的语文教师所模仿。

    一个民族的立身之本,在于语言。愿吟诵教学在新时代语文教育中越走越远,愿汉语音韵之美在世界大放光彩,愿礼仪之邦的中国越来越强大!

    (黑龙江省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中心)

    时间:2018-03-01  热度:1673℃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