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旭明重返讲台

    王旭明“头衔”很多:教师、记者、诗人、出版家、教育部新闻发言人。面对上述这些头衔,60岁的王旭明非常眷念最初的语文教师职业生涯。这话还得从30多年前的一堂课说起——

    1984年8月,北京的夏天特别热,热得知了在树上不停地鸣叫,热得不少男人在胡同里变成了“膀爷”。就在这一年的暑期,有一位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在北京师范学院毕业了,他就是王旭明。

    那一天,王旭明身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脚蹬一双黑色凉皮鞋,冒着酷暑来到了丰台南路。他抬头一看,面前正是他要报到的地方——丰台七中。这是一所刚刚建立的初级中学。新学校,新学期,新学生,新课本,新老师,新环境,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就是在这所学校里,王旭明整整当了七年语文先生。王旭明在大学是学中文的,刚参加工作时,他的“初心”就是要教好语文。可是,初登讲台,像许多年轻老师一样,他不知怎样才能把课上好。随着“时髦”走,放录音,拿腔作调朗读,煽情滥情,把语文泛化、虚化、情感化,浅表滑行对话,大搞“人文关怀”,以及公开课前让学生“排练”,等等,他都有表现。有一次,区教研员吴桐祯听他讲朱自清的《春》,非常不满意。座谈时,吴老师提了几个很尖锐的问题:《春》是一篇妩媚的散文,这堂课你让学生学到了什么?文章的题目和文本是什么关系?文本中的几段内容之间又是什么关系?“盼望着,盼望着……”只写一个“盼望着”行不行?这几个问题问得王旭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带着这些问题,他仔细学习吴老师的语文自学体系小册子,多次登门拜访,请吴老师指教。在吴老师的精心指导和耐心帮助下,第二年,王旭明又一次做了公开课《春》。此课得到吴老师的充分肯定,也成为区级优秀课,他也因此成为区级优秀青年语文老师。从此,王旭明拜吴老师为师,紧扣字、词、句、段、篇、语、修、逻、文,去掉“豪华包装”,简简单单教语文,本本分分为学生,扎扎实实求发展。在不断的历练中,王旭明也把对语文教育事业的热爱深深地植于他的心中。

    白驹过隙,岁月奄忽,30个春秋过去了。

    2016年,国庆前夕,王旭明重返讲台,在河南郑州给二年级小学生上了一节口语交际课,题目是《学习打电话》。王旭明呈现的这节课,让800多名与会者感受到了语文教学的幸福与魅力。

    请看他引导学生解读“语文”的片段:

    师:刚才同学们说了,二年级学了很多科目,那么第一门课是什么?

    生:语文。

    师:“语文”的第一个字是什么?

    生:“语”。

    师:我想问问大家,语文的“语”是什么意思?

    (一人举手)

    师:就一个人知道。你是语文科代表吗?

    生:是。

    师:就一个科代表知道。老师告诉你们,语文的“语”是语言的意思,是……

    生:说话。

    师:你把老师的话给说出来了。“语文”的“语”就是什么意思?

    生:“语文”的“语”就是说话的意思。

    师:大家听见了没有?

    生:听见了。

    师:大家记住,语文的“语”就是说话的意思,所以上语文课就要说话。今天咱们的说话,看谁说得好,看谁会说话,看谁敢说话,看谁说话次数多。这两位同学已经多次举手,要向他们学习。可能大家都有疑问,说话还用学吗?

    生:用。

    师:说话是生下来就会说的吗?

    生:不是。

    师:后来是自然就会了,那还用学吗?

    生:用。

    师:很好,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对学生)你要说什么?

    生:还要说普通话。

    师:对,不仅要说话,还要说普通话。大家的认识非常对,学语文要学说话。今天我们就上一堂学说话的课。说话的方法那么多,我们今天要学说哪一种呢?大家手里都有教材,请大家看一看,要学什么?

    生:打电话。

    口语交际特别重要又少有人讲。为引导老师用好教材,为让学生在实践中学语文,王旭明凭着自己的学识、修养和功底,力排众议,亲自“下水”示范,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坐在台下的贾志敏目睹了这节真实、朴实、平实、扎实的口语交际课,为王旭明那非凡的勇气而肃然起敬。他说:“此时,电影《英雄儿女》中,在战壕里,王成冒着连天炮火,孤身一人向着对讲器声嘶力竭地喊着:‘向我开炮——’的一幕油然而生。壮士也!”王旭明大胆尝试,勇于创新,正像有的专家评价的那样,在真语文的路上,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有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坚定和壮烈,他有刘邦《大风歌》中“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那份踌躇满志和心怀天下的胸怀。

    王旭明为什么要重返讲台上语文课?他说:“以我的年龄、经历和资历,再回到讲台给孩子们上课,是想评高级教师职称吗?当然不是。是想获得大师的称号和其他社会荣誉吗?当然也不是。”那么,王旭明为什么在阔别讲台30年以后,“卷土重来”呢?2008年,他出任语文出版社社长,由于工作的关系,他开始重新接触中小学语文教育,无数次走进学校和课堂,他目睹了语文教育的种种怪相,他为语文教学之现状及前景表示无尽忧虑和无限失望。源于此,2012年11月,他组织一批同仁志士集结在福建泉州,发出倡议,提出理念,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引导学生说真话、写真文、诉真情、做真人,并发表了《聚龙宣言》。在此后的四年里,他率领众多教师,奔赴大江南北,转战长城内外,在全国开展真语文活动。此次,真语文首进中原大地,在河南郑州站活动现场,他凭着对语文教学深深地爱,以及对当下中小学生语文水平不尽如人意深深地担忧,现身说法,上了这节口语交际课。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苍海。”据悉,王旭明有生之年,要在全国培养十万名合格语文教师。我为之点赞,王旭明,你有魄力!(黑龙江省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中心)

    时间:2017-10-05  热度:78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