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见王旭明

    2017年9月17日。

    北京。

    商务印书馆。

    涵芬楼二层。

    《钦定四库全书》书墙下。

    中国新诗百年抒情诗论坛暨王旭明诗集《人与土》研讨会在这里召开。

    为了参加活动,我在火车上整整“站”了八个小时,从哈尔滨赶到首都。不懂诗歌创作和诗歌评论的我,为什么到诗界翘楚云集的会上凑热闹?作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我是被王旭明真语文的理念所吸引,特意来朗诵他的诗。语文,是王旭明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诗。五年前,在福建泉州诞生了《聚龙宣言》。“宣言”主张语文教学要返璞归真,号召中小学语文教师教真语文,实语文,管用的语文。在课堂上,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体,真读、真说、真写、真对话。真语文拒绝“豪华包装”。从此,王旭明每年都要到老少边穷地区给孩子们上课。他认为,汉语是中华民族的魂,汉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教语文,就是要引导学生,说字正腔圆的中国话,写横平竖直的中国字,书洋洋洒洒的中国文,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在提高学生语文素养的过程中,立德树人。

    这次,我们又见面了。在诗歌创作的研讨会上,竟谈起了语文教学,博得了与会嘉宾热烈的掌声。媒体人纷纷举起照相机,把我和王旭明定格在《四库全书》旁。

    晚饭安排在王府井附近的一家酒楼,没设酒水,吃的是自助餐。30多人,一字排开,对面而坐,一边用餐,一边交流。也许是饿了,我盛了一盘米饭,在米饭上浇了几道荤菜,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王旭明坐在我的旁边,他是穆斯林,只捡了几样小素菜,倒了一杯白开水,与大家边用边聊。这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端来一碗清炖羊腿汤,汤里有两根羊腿,王旭明将肉多的那根递给我,说道:“尝尝北京的羊腿,味道怎么样?”我用筷子撕下一块肉,放到嘴里嚼了嚼,赞不绝口:“又烂又好吃,味道好极了。”“好吃就多吃点。”王旭明说。看到如此温馨的场面,在座的诗人们无不为之感动。

    第二天上午九时许,我来到了语文出版社,在三楼尽头的角落里找到了王旭明的办公室。房间不大,一张普通的办公桌,一组布面的旧沙发,一架褪了色的老式书橱,还有一个爆了皮的拉杆箱。作为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现任语文出版社社长,他的办公设备竟如此简陋!

    王旭明特意为我泡了一杯龙井新茶,清香扑鼻。我们三句话不离本行,就前不久《中国教育报》的一篇报道打开了话匣子。

    清华大学附小一位老师,上了开学第一堂语文课,题目是《我是中国人》。

    王旭明认为,从报纸披露的课堂片段看,这堂课从主体设计到学情掌握,从教学环节到本课知识点、重点、难点,特别是对照现行的教育部颁发的《语文课程标准》,都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其核心就是没有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

    他说,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听起来是同义反复的废话,但从不少学校的语文课来看,这不仅不是一句废话,而且还要经常讲,反复讲,因为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主题。

    他的观点是,语文课就是根据学生不同学段的认知能力,用语文的方法解决语文的问题,从而达到立德树人的目标。

    我说,《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当下的小学语文教学,工具性不足,人文性有余,是普遍现象。

    王旭明呷了一口茶,点头道:“英雄所见略同。”

    由于是周一,刚上班,来请王旭明签署文件的、请示汇报工作的社里领导特多。为了不影响办公,我便告辞了。临走时,王旭明送我两本他的新书——《旭明说语文》。

    在火车上,我给王旭明发了一条短信:“旭明贤弟,我已上车。期待您拨冗来哈尔滨,咱们在北来顺吃烧卖。”

    王旭明回信:“谢谢大哥,祝一路顺利,期待再次相逢。”

    火车开动了,我捧起《旭明说语文》。第一本是理论卷,第二本是实践卷。“说真话,写真文,诉真情”这九个字不断地叠印在我的脑海里,随着火车的加速,逐渐地清晰起来。

    时间:2017-09-20  热度:91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