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课文里‘扎猛子’”

    “在课文里‘扎猛子’”,这句话是我的老校长高白朗说的。意思是备课时,像游泳一样,潜入课文深处,对每个字、词、句、段都要仔细地推敲,弄明白了作者良苦用心之后,再从课文里钻出来。

    40年前,我在一所村小学当老师,教五年级语文。有一天,老校长自带凳子,来到我们班听课。当时,我讲的是列夫·托尔斯泰的《跳水》。课文的最后一段写道:

    “扑通”一声,孩子像一颗炮弹落到大海里。二十个勇敢的水手已经由船上跳到海里。四十秒钟以后——大家已经觉得时间太长了,孩子的身体浮上来了。水手们把他抓住,拉到甲板上。过了几分钟,孩子的鼻子里、嘴里控出许多水。他又开始呼吸了。

    由于初出茅庐,备课不细,理解不深,教学这一段,我只让学生读一读课文,大概两遍,一遍是指名读,一遍是齐读,然后,归纳段意,总结全文,便下课了。

    评课时,老校长说:“这一段里有个字你把它忽略了。”我不解地问:“那个字?”老校长指着“控”字说:“就是这个字。句中的‘控’字,其含义学生很难理解。因而,在教学中,必须推究一番,让学生领悟作者用词之妙。为什么作者不用‘吐’字,而用‘控’字呢?因为‘控’字的意思是人的头朝下,使肚子里的水慢慢地流出来。这足见,孩子处于被水窒息的状态下,非得别人帮他把水吐出来不可。显然,如果用‘吐’字,便不能精确地表达出这个意思。”我恍然大悟,校长就是校长。接着,老校长语重心长地说:“语文是用语言文字组成的工具,学语文就是学语言,一定要咬文嚼字,决不能大念一遍,小念一遍,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不了了之。”我连连点头称是。最后,老校长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语文教学应该像叶圣陶先生说的那样,‘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要学会在课文里‘扎猛子’。”

    下班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回味老校长的话,“要学会在课文里‘扎猛子’”,此话形象生动,道出了教语文与学语文的真谛。

    过了几天,老校长推门听课,又来到我们班,正赶上我讲《景阳冈》。在教学中,我按照老校长的要求,从读入手,注意引导学生品词析句,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请看最后一段的教学:

    师:谁愿意把这段读一读?

    生:(读)武松回到青石上坐了半歇,想道∶“天色看看黑了,如果再跳出一只大虫来,却怎么斗得过?还是先下冈去,明早再来理会。”武松在石头边找到了毡笠儿,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挨下冈来。

    师:一场鏖战,耗尽了武松的精力,以致在打死了老虎后,他先坐在青石上歇了一会儿,随后,便“一步步挨下冈来”。这一段里,那个字用得准确?

    生:挨。

    师:为什么说“挨”字用得准确?

    生:这个“挨”字,无法用任何一个表示走的词语来替代。它精确地写出了武松在同猛虎搏斗后,手脚酥麻,筋疲力尽的状态。

    师:说得对。武松毕竟也是一个血肉之躯,经过一场激烈的人虎相搏后,他疲劳了,困倦了,这是自然现象。这样描写非但无损于英雄的形象,反而会使人物更加朴实丰满,更加逼真可信。这就是古典名著的精妙。

    课后,我向老校长讨教。他说:“课文中的‘挨’字,你抠得好,抠出了味道,抠出了水平。”我说:“备课时,我在课文里‘扎了好几个猛子’,才把这个‘挨’字抓住。”老校长笑了,笑得前仰后合。

    后来,我当了小学语文教研员,经常把“在课文里‘扎猛子’”挂在嘴边,与青年教师交流时,每当提到这句话,我就会想起老校长的音容笑貌——高高的个子,白白的头发,朗朗的笑声。

    2011年,也就是《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版出版那年,老校长走了。

    语文是什么?语文是一门综合性、实践性很强的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课程。这门课程离不开咬文嚼字,教语文,一定要引导学生在课文里“扎猛子”。老校长让我敬畏,他留下的这句话光芒四射。(黑龙江省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中心)

    (白金声,特级教师。通信地址:150001哈尔滨中宣街20—8号,黑龙江省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中心。电话:18714605354。邮箱:laky_aa@126.com)

    时间:2017-07-09  热度:943℃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