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常菜与语文课

    寒假末尾的一天,同学聚会,在一家餐馆的雅间里,男生和女生围坐在一起,轮流点菜。也许是刚过完年,大鱼大肉吃腻了,大家点的都是家常菜,诸如酸辣土豆丝、番茄炒鸡蛋、小葱拌豆腐、冬瓜木耳汤之类。这些老少咸宜的素菜,没花上几个钱,我和我的同学们却吃得沟满壕平,一看桌上的盘子,各个见底。

    由于职业的关系,由这几道东北家常菜我想到了语文课。

    还依稀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小个子老太太。白头发,大眼睛,嘴角微翘。她上课从来都是那么从容和闲散,话语不多,问题也不多,每堂课大部分时间领我们读课文,有时还提出一些要求,诸如:第一遍读通顺,第二遍读流畅,第三遍读出感情。在朗朗的书声中,课文的语言文字和思想内容就这样在诵读中理解了。《乌鸦喝水》是一篇寓言,通过讲述一只乌鸦喝水的故事,告诉人们遇到困难要运用智慧、认真思考才能让问题迎刃而解的道理。这个寓意老太太并没有讲,而是我们自己“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看来,教语文,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要多读。读是我国语文教学的宝贵财富,也是学生走近文本、与文本对话、融入文本的重要途径。

    后来,我当了老师,教小学语文。也许是受了小个子老太太的早期影响,在课堂教学中,我崇尚“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天水菊花茶”的恬适境界。同事们都说,我的语文公开课质朴自然,具有常规性和真实性。

    请看《乌鸦喝水》的教学片段:

    师:小朋友,我们怎么记住“喝”字呢?

    生:喝水要用嘴,这个字是口字旁。

    师:如果把“口字旁”换成“三点水旁”,这个字又读什么呢?

    (出示“渴”和它的拼音,指名学生读)

    生:我知道了,我们渴了就想喝水,所以“渴”是三点水旁。

    师:好极了,请你拿出两张字卡,与同桌互相读读这两个字。

    (同桌互读)

    师:(出示)一只乌鸦口(    )了,到处找水(    )。

    师:请你读读这句话,举起手中的字卡,看看该填那个字?

    (学生跃跃欲试,却有一个小朋友填错了)

    师:(对填错的小朋友)请你给大家讲一讲,怎样区别这两个字,好吗?

    生:喝,得用嘴,所以是口字旁;渴,得喝水,所以是三点水旁。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漂亮的课件,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却在读一读、认一认、比一比、填一填中实实在在地识字,并在帮助个别生改正错误的同时,强化全体学生的正确认识,这就是我的语文教学。

    再后来,我当了小学语文教研员,经常参加一些语文教研活动,看到的常常是臃肿、花哨、繁琐的语文课。日前,某地搞教学大赛,邀我做评委。一位青年教师教《乌鸦喝水》,这节课就像节日宴席那样珍馐佳肴,盘碗相叠。一会儿说谜语,一会儿搞表演,一会儿用视频,“声光电”一起上阵,就是不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为了发散思维,她还启发学生说:“除了这种办法,乌鸦还有别的办法喝到水吗?”这种过分夸张、大肆渲染、煽情滥情、华而不实、繁芜丛生、假大空的语文课,实在不敢恭维。

    语文课天天上,每位老师每学期至少要上140多节,能不能返璞归真、举重若轻、删繁就简些?简简单单、平平淡淡、扎扎实实、轻轻松松的教语文,就像好吃易做的家常菜那样呢?。

    平平常常才是真,实实在在才是美。记住,这是至理名言。

    时间:2017-02-14  热度:701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