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文现代化路上的一位老人

    长寿老人周有光,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这位老人在语文现代化的道路上,一路前行,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今日,时逢先生111岁华诞,我谨以此文表示敬贺

    一、老人与汉语拼音

    汉语拼音,两千年孕育,三百年成长,一个世纪历史的积淀,成就了它的辉煌,它的诞生使中国难认、难学的“方块字”有了全球通用码。

    我们知道,在古代,人们为了学习和掌握汉字,对于不认识的难字,读不出音来的时候,就用“譬况”“读若”“直音”“反切”来给它们注音,以帮助人们去识读和学习汉字。中华民族利用描画客观事物来创造文字记录语言,在字“形”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但在表音的道路上却探索了两千多年。

    周有光,这位大脑袋,前额宽阔而光亮的常州老人,从上个世纪20年代开始,就投入了汉语拼音研究之中。50年代初,他已经在业余研究的基础上撰写了《中国拼音文字研究》和《字母的故事》两本书。

    1955年,国家成立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同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周恩来总理亲自点名邀请精通中、英、法、日四国语言的周有光参加会议。会后,文改会副主任胡愈之跟周有光说:“你不要回去了,你留在文改会工作吧。”周有光笑了笑,说:“我不行,我业余搞文字研究,是外行。”胡愈之说:“这是一项新的工作,大家都是外行。”不久,周有光接到通知从上海调往北京。

    在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周有光任拼音化研究室主任。当时,文字改革委员会下面成立一个拼音方案委员会,有15个委员,平时各有各的工作,开会时聚在一起议一议,具体工作都由周有光所在的研究室做,中心问题是要设计拼音方案。汉语拼音草案就由叶籁士、陆志伟、周有光共同起草,很多案头工作主要由周有光承担。他呕心沥血比较了三百多年来历史上涌现出来的上百种有关汉语的拼音资料,在汉语拼音的字母选择、字母与语音的配置、音节拼写形式、拼写规则、分词连写等方面,都悉心作了深入而全面的比较研究。期间,他先后发表了许多关于《汉语拼音方案》的重要文章,提出口语化、音素化、拉丁化的汉语拼音三条基本原则。

    经过三年的努力,《汉语拼音方案》设计成了。1958211,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规范化普通话的一套拼音字母和拼写方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拼音方案。《汉语拼音方案》根据音位原理,把隐藏在汉字里几千年的“音”,明摆浮搁在纸面上,是得心应手的“注音工具”。

    国际上有一个很有名的组织,叫“国际标准化组织”规模仅次于联合国,它的缩写是“ISO”。19828月,这个组织通过决议,认定《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编号为“ISO—7098,这是《汉语拼音方案》从我国的国家标准发展成为国际标准的重要的里程碑,意义非凡。但是,恐怕不少人都不知道参加那次“ISO”会议的中国代表就是76岁的周有光先生。周有光说:别人说我们汉语拼音搞了三年,其实何止三年,从指定到被国际社会认可,足足花了14年,再往前看,这是中华民族努力了百年的成果。

    中国古代认为汉字是黄帝的史官仓颉所造,传说:“仓颉四目,生而知书,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仓颉造字是传说,是文字图腾崇拜的表现。《汉语拼音方案》的制定有仓颉之功,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周有光先生就是实实在在的当代的仓颉,他的功绩将青史留名。

    二、老人与“注·提”实验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黑龙江省肥沃的黑土地上,孕育出了“注音识字,提前读写”这朵教改奇葩,在全国小语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实验的载体和利器就是汉语拼音。

    中国传统的语文教学是先识字,后读书。《周礼》记载:“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可见,儿童学习母语是先要集中识字的,历久风行的小学识字课本便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从“三、百、千”时代到多种现代识字法,有一条生生不息的血脉,就是探索中国儿童学习汉字及汉语的捷径。然而,这些策略都没有脱离先识字、后阅读、再作文的窠臼。如何摆脱“少、慢、差、费”的羁绊,使语文教学走上“多、快、好、省”的坦途呢?上个世纪80年代初,被喻为“不可估量的生产力”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便在黑龙江大地应运而生了。

    这项实验打破了小学低年级以识字为重点的套路,在正确估计儿童口语水平和智慧潜力的基础上,以学好汉语拼音并发挥其多功能作用为前提,寓识字于读写之中,对入学不久的儿童在未识字或识字不多的情况下,采用“复线交叉,多维合成”的方式,开始听、说、读、写能力的全面培养,把读写教学提前,从而解决发展语言与识字的矛盾。

    周有光先生年高志笃,非常关心“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他在《汉语拼音方案基础知识》一书中,论及了《汉语拼音方案》的应用价值,他说:“目前的主要应用是两件大事:(1)‘注音识字,提前读写’;(2)‘中文信息处理’。随着群众的文化水平和专家的认识水平日益提高,这些用途将不断向前发展。”1983年,他出席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和全国高等院校文改学会在北京召开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汇报会,同年,担任了“注音识字,提前读写”中央实验研究小组成员。1985年,他在国家教委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召开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教学实验座谈会上做了《“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与语文教学现代化》的重要讲话。先生说:“‘注音识字,提前读写’的实验是语文教学现代化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的国家正在向现代化前进。农业、工业、国防、科技四个现代化,其实就是一个现代化,就是科技现代化。因为农业现代化就是农业科技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就是工业科技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就是国防科技现代化。科技现代化必须建筑在教育现代化上面。没有教育现代化,科技现代化是搞不好的。教育的最根本的东西是语文。如果语文教学现代化搞不好,教育现代化也会发生困难。”此话讲得何其精辟!

    在中国语文现代化大潮中,周有光是享誉学界的耆德硕老。他始终站在潮头之上,引领千百学者,摧枯拉朽,腾跃前行,在风云变幻中赢得了追求真理的真诚,“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的历史将永远记住先生的不朽之功!

    三、老人与“拇指运动”

    在互联网上,汉字离不开拼音,拼音正在不胫而走。今天,如果没有汉语拼音,我们不可能享受到拼音转换汉字电脑输入的便捷,它将会给我们及子孙后代带来难以估量的福祉。

    2001年,由中国工程院倡议主办的“20世纪我国重大工程技术成就”评选中,“汉字信息处理与印刷革命”仅次于“两弹一星”位居第二位。显然,汉字信息处理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和《汉语拼音方案》的贡献分不开的。

    从计算机传入中国开始,就是以键盘为主要的人机界面。在键盘输入方式中,必须通过编码才能实现汉字的输入。汉字编码出现过音码、形码、音形结合码、符号码等几种形式。在“万码奔腾”时代,周有光适时地提出拼音转变法。周有光深刻总结说:“‘拼音转变法’的计算机是‘两条腿走路’的计算机,它既是汉语拼音的计算机,又是汉字的计算机,而汉字的计算机也要依靠汉语拼音。汉语拼音在计算机时代将发挥极大的作用。”事实证明,先生的论述是完全正确的,充分显示了科学研究的预见性。在今天,除了专业录入员使用编码输入外,绝大多数人使用中文电脑时用的都是拼音转换法。

    最早的汉语拼音输入法是国家语委推出的,是周有光先生指导的。汉语拼音输入法就是把汉字的拼音输进去,软件自动把拼音转成汉字显示出来,它相对于其他输入法有很大优势。首先,拼音输入法本身没有学习代价,我国的国策规定要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可以认为汉语拼音已经是国民的背景知识,一般人不需要再接受任何的编码培训,就可以在计算机的通用键盘上直接键入汉语拼音,然后由电脑自动变换为汉字。其次,计算机用户在输入汉字的时候多数是“想着打”,如用形码输入,需将汉字的音表象转换成形表象,这种转换需要付出额外的脑力开销和时间开销,既费心又费时,如用拼音输入,则无需任何感觉器官而直接成音表象,比较迅速。

    30年,弹指一挥间,汉语拼音输入法获得了更宏大的成长空间。计算机应用普及了,计算机的神秘色彩被剥落了。如今,手机成为另一个信息传输的重要手段,从白头老翁到中小学生,从老教授到农民,从企业家到卖菜大姐,无不用手机发送短信。手机的普及速度远远超过了计算机,发送短信是生活中人们交流、传播信息一个重要的方式。近年来,有关部门的调查统计表明,我国数以亿计的计算机用户主要使用拼音输入汉字,占被调查者人数的95%以上。人类的文明正从口语、文字走向电子化的第三个历程。

    在“万码奔腾”中,依托于《汉语拼音方案》的拼音输入法,是一匹跑得快、跑得好,又不吃草的“码”。周有光以耄耋之年,领先潮流,他的倡导惠及当代、泽被后世,历史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时间:2016-01-13  热度:836℃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