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金声

从事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以来,天南海北,我结识了不少名师,其中最有特点的便是哈尔滨的白金声。日前,他给我传来一本书稿,名为《白金声语文叙事》。书稿分“前尘往事”“走近名家”“记忆如斯”“凭海临风”“教学留痕”五部分,或人,或事,或课,在讲述中,我们看见了一个真实的白金声。

他的人生极具传奇色彩。喝着松花江的水,“老三届”学历,插过队,赶过大车,扛过脚行,做过“民师”,练过武功,教过体育,当过政协副主席,有过失败的婚姻,还受到过邓小平的亲切接见,在生命的进程中苦辣酸甜、悲欢离合他都尝过。“人不能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活,要为自己眼中的自己而活”,这是他的座右铭。他常说,成功是精彩的,失败是美丽的,成功与失败对我来说都是财富。人生最大的错误是自弃,人要善待生命,善待自我,在转瞬即逝的一生中,做些让自己感到温暖、高尚和愉快的事儿,这才叫好好活着。

下面我们就来瞧一瞧这位小语界东北老头儿的本色。

白金声的性格——豪爽粗犷。

从身材看,白金声是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他额头宽阔,眉骨高耸,眼睛深邃,讲话声音洪亮,走路嗖嗖带风,喝酒“豪饮传天下”,在我们“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会”里,是有名的“酒人”。每次吃饭,只要有酒,他总是喜欢大碗大碗地喝啤酒。他用酒从不自斟自饮,而是举杯相劝,先干为敬。在脸色酡红,超然、怡然、陶然的微醺状态下,他会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自由、自在、自得地给大家朗诵诗词,或“大江东去”,或“北国风光”,或“怒发冲冠”,语惊四座,掌声四起,这时他不但哈哈大笑,还会再喝上一杯,我想,是东北的黑山白水铸就了他的豪爽粗犷的性格。白金声平时不修边幅,总是蓄着胡须,头发长长的,看上去老气横秋。然而一旦有课,或外出讲学,他一定会事先拿出刮脸刀和剪子,对照镜子细心整理一番。

白金声的生活——古怪简朴。

孔子曾赞扬他的弟子颜渊:“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白金声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辈子他衣、食、住、行再简单不过了。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双袜子穿破了,他爱人将其扔到垃圾箱里,他捡回来接着穿。夏天一双黄胶鞋,冬天一双棉布鞋,春秋一双旧皮鞋。一年四季他骑着一辆花20元钱买的破自行车上下班,每天10公里,风雨不误,这是何等的精神!当了十年市级领导,他家没有冰箱,没有彩电,他本人也没有手机,过着与时代相脱节的“刀耕火种”的生活,这是何等的古怪!他仰慕老子、庄子的境界,“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思想给了他很深的影响。他说:“平平常常才是真,实实在在才是美。”1995年,他头一天拿到曾宪梓教育基金奖,第二天就把这几千元钱全部捐给学校,济困助学,这是何等的品质!

白金声的教学——激情飞扬。

白金声老师嗓音极具特色,像是开了混响,整个教室里回荡着‘立体声’。”学生如此形容。他说:“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激情的人,能够同时又是一位真正的教育者。”如果说课堂教学是乐,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气势恢宏的交响合唱;如果说课堂教学是水,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激越澎湃的长江黄河;如果说课堂教学是画,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洒脱从容的泼墨写意。语文教学像个魔方,有无穷的变化,有无穷的组合。白金声在每一堂课上,都能“以情感激发情感,以思想点燃思想,以自由呼唤自由,以生命提升生命”,凡受教于他的学生,莫不为之激励所感染。在甘肃玉门上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好评如潮;在云南昆明上的《老师变魔术》,网上疯传。教学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无意于法则,而自合于法则”,“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完美体现,在这里,情感当然是它的基石。

白金声的文章——恢宏大气。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白金声的思想之舟,总是在语文教育的千年长河里航行。我们从他对语文教育的诸多论述中,听到这条长河的拍岸涛声。《牢牢把握语文教育的前进方向》《在语文教学中大力弘扬和培育中华民族精神》《积极汲取我国传统语文教育的宝贵经验》《百年语文教育的历史经验》《古代阅读教学经验对我们的借鉴意义》《我国古代作文教学思想研究》,仅仅看这样的标题,或许你就会感到一种恢宏与大气。在语文教学研究中,白金声确实是个敢于并善于“想大事”的人。另外,在我编辑的“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丛书中,就有白金声的六本,其中,《语文德育渗透艺术》《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艺术》《家庭语文教育艺术》再版多次,拥有众多的读者。

白金声的报告——妙趣横生。

白金声经常在全国各地作报告。不管是学术报告,还是事迹报告,听他的报告,自始至终都会被一种浓浓的感动包围着。他讲话纵横捭阖,汪洋恣肆,不仅深具学理,而且机智幽默,发人慧思。听他的报告,会一下子把你带入一个新的境界,心头为之一震,耳目为之一新。哦,原来语文还可以这么教,学问可以这么做,人活着,不但是一种追求,更是一种责任。在报告中,白金声把他对语文的理解、体会和感悟,以及他丰厚的学养、多彩的人生和执着的教学情怀,通过生动活泼的语言传递到听众的心里。听他的报告,如坐春风,如沐春雨,不但能解开你的教学之谜,更能提升你的精、气、神,让你勇立潮头唱大风。

岁月悠悠,转眼间,我和白金声相交已经30年了。他在北国,我在南粤,见面很难,但,他睿智、粗犷、执着的品貌时刻萦回在我的脑际。如今他已经迎来了自己的古稀之年,有道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祝愿这位把夕阳当做黎明的至纯至真之人永远年轻,在事业上层楼更上,宏图再展!

是为序。

(这是刘显国为《白金声语文叙事》一书写的序。刘显国,著名特级教师,全国反馈教学法研究会会长,华夏教学艺术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