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智慧叫倾听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美国有一位知名主持人林克在一次电视直播现场,他采访了一名年仅四岁的小朋友:你长大后,想干什么呀?”小朋友天真回答:嗯,我要当一名飞行员林克特接着问:如果有一天,你的飞机飞到太平洋上空所有引擎都熄火了,你怎么办小朋友想了想用他那稚嫩的声音说我会告诉坐在飞机上的人绑好安全带,然后我挂上自己的降落伞跳出去现场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时,林克特继续关注这个孩子,万万没想到,接着孩子的两行热泪便夺眶而出,这才使主持人发觉这孩子的悲悯之情远非笔墨所能形容。于是,林克特以试探的口气问你为什么这么做呢?小孩答透露出一个儿童真挚的想法:我去燃料,还要回来的!此时,演播大厅的笑声顿时停止,所有的观众目瞪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空气仿佛凝固了瞬间全场爆发出长久而热烈的掌声。林克特抱起这位小朋友,深情吻着那淌满泪水的脸蛋说:你是一个英雄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不啻是启发,简直是震撼。

林克莱特之所以成为知名的主持人,是因为他有良好的职业素养,他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能够让孩子把话说完,并且在“现场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时”,仍保持着倾听者应该具有的一份亲切,一份平和,一份耐心,正是这份亲切、平和、耐心,让林克莱特听到了这名小朋友最善良、最纯真、最澄澈的心语。假如他草率、武断终止了小朋友的想法,如此经典真挚的故事恐怕是难以寻觅的。

由这个动人的故事我想到了课堂教学。

课堂是让生命充盈着灵气、智慧、活力、激情和成长的地方。课堂上,回答问题是重要的教学环节,老师们也因此非常重视。可是,学生回答问题不可能每次都完全正确,当出现“旁逸斜出”的时候,有的老师便以“错了!请坐。”“不对,谁再来?”这些语言来否定学生的发言,并期盼其他学生的正确发言。我认为,这种马上“判刑”的做法是不足取的。须知,课堂教学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科学需要严肃认真,一丝不苟;艺术需要丰富多彩,熠熠生辉。答问时,教师应当是机敏的倾听者,要沉住气,舍得让学生把话说完,千万不要急于打断学生的发言。因为用心倾听学生的心声,意味着还其思维的自由,意味着对其人格的尊重。当然,在认真倾听的同时,还需适时点拨,运用巧妙、机智的语言来纠正、鼓励学生的回答,并注意情绪导向,做到引而不发。在这方面,贾志敏老师堪称典范。一次,老师让学生用“姆”字组词,有个学生说:“‘养母’的‘母’……”学生卡壳了,课堂上哗然一片。老师微笑着示意学生静下来:“你们别急,他没说错,只是没说完!”接着又转向那位学生,“你说得对,是‘养母’的‘母’……”学生在老师的点拨下顿悟了,连忙说:“是‘养母’的‘母’加上一个女字旁,就是‘保姆’的‘姆’,我组的词是‘保姆’。”在老师不动声色的巧妙的引导下,避免了这位学生在课堂上遭遇的尴尬,小心翼翼地保护了他的心灵,这样的老师任何一个学生都会打心眼里佩服的。

有时,学生说错了,贾老师会说:“说错是正常的,老师最喜欢说错的孩子。没关系,再说一下。”有时,学生重复了前几个同学的回答,贾老师也不会指责学生没认真听课,而是笑笑说:“噢!你认为这很重要,再强调一下,对吗?”这正印证了苏霍姆林斯基的那句名言:“教育的全部技巧在于如何欣赏和爱护儿童。”

叶澜教授曾说:“要学会倾听孩子们的每一个问题,每一句话语,善于捕捉每一个孩子的思维火花。”是的,倾听是一种责任,倾听是一种引导,倾听是一种智慧,让我们多些耐心爱心,尊重学生的发言权,从自己的每一堂课做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