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有故事的教研员——白金声

    ——《我的教研人生》序

     

    从事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以来,天南海北,我结识了不少教研员,其中最有故事的人便是哈尔滨的白金声。日前,他给我传来一本书稿,名为《我的教研人生》。书稿分“往事如斯”“走近名家”“沙龙碎语”“教学留痕”四部分,或人,或事,或文,或课,在他的讲述与阐释中,我们看见了一个真实的白金声。

    在全国语文教研界,白金声的人生极具传奇色彩。“老三届”,插过队,赶过大车,扛过脚行,做过“民师”,练过武功,教过体育,在市里当过政协副主席,有过失败的婚姻,还受到过邓小平的亲切接见,在生命的进程中苦辣酸甜、悲欢离合他都尝过。“人不能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活,要为自己眼中的自己而活”,这是他的座右铭。他常说,成功是精彩的,失败是美丽的,成功与失败对我来说都是财富。人生最大的错误是自弃,人要善待生命,善待自我,在转瞬即逝的一生中,做些让自己感到温暖、高尚和愉快的事儿,这才叫好好活着。

    下面我就来讲讲白金声的故事。

    ——白金声的身份。

    白金声的职业身份是小学语文教研员。教研工作对他来说,是职业,是事业,又是专业;是科学,是技术,又是艺术。他,志存高远,严谨踏实,民主平等;他,甘当绿叶,甘为人梯,甘于奉献;他,博采众长,开拓创新,勇于担当。他有敬岗爱业的职业操守,他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他有兼容并蓄的学术风格,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40年,通过实践,他总结出了许多当教研员的经验,如发扬“三个作风”——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实事求是的作风,全心全意为教学服务的作风;如增强“三个意识”——改革意识,质量意识,合作意识;如提高“三种能力”——教学研究能力,教学指导能力,教学管理能力。抚今追昔,感受历史的厚重,我们不能不对白金声油然而生深深的敬意。他的奉献精神、学术思想、精深学识,着实影响着新一代教研人的成长。

    ——白金声的性格。

    从身材看,白金声是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他额头宽阔,眉骨高耸,眼睛深邃,讲话声音洪亮,走路嗖嗖带风,喝酒“豪饮传天下”,在我们“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会”里,是有名的“酒人”。每次吃饭,只要有酒,他总是喜欢大碗大碗地喝啤酒。他用酒从不自斟自饮,而是举杯相劝,先干为敬。在脸色酡红,超然、怡然、陶然的微醺状态下,他会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自由、自在、自得地给大家朗诵诗词,或“大江东去”,或“北国风光”,或“怒发冲冠”,语惊四座,掌声四起。这时,他不但哈哈大笑,还会再喝上一杯。我想,是东北的黑山白水铸就了他的豪爽粗犷的性格。白金声平时不修边幅,总是蓄着胡须,头发长长的,看上去老气横秋。然而一旦有课,或外出讲学,他一定会事先拿出刮脸刀和剪子,对照镜子细心整理一番。

    ——白金声的生活。

    孔子曾赞扬他的弟子颜渊:“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白金声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一辈子衣、食、住、行再简单不过了。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双袜子穿破了,他爱人将其扔到垃圾箱里,他捡回来接着穿。夏天一双黄胶鞋,冬天一双棉布鞋,春秋一双旧皮鞋。一年四季他骑着一辆花20元钱买的破自行车上下班,每天10公里,风雨不误,这是何等的精神!当了10年市级领导,他家没有冰箱,没有彩电,他本人也没有手机,过着与时代相脱节的“刀耕火种”的生活,这是何等的古怪!他仰慕老子、庄子的境界,“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思想给了他很深的影响。他说:“平平常常才是真,实实在在才是美。”1995年,他头一天拿到曾宪梓教育基金奖,第二天就把奖金全部捐给学校,济困助学,这是何等的品质!

    ——编辑删除白金声的学习。

    三年小学,两年初中,两年高中,这便是白金声的学历。为了弥补先天的不足,为了拥有“一览众山小”的从容与自信,在业余的时间里,他拼命地读书。哈尔滨有一家最大的书店叫学府书城,毗邻黑龙江大学。走进书店大楼,他就像飞翔在花丛中的蝴蝶,眼睛都看不过来了。这个书架前转转,那个书架前晃晃,翻翻这本,瞧瞧那本,在浏览中,一旦发现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的书,他就找个没人的角落,或站,或坐,或蹲,或卧,左手一口馍,右手一本书,兜中一瓶水,一读就是一小天,直到书店打烊他才悄悄离去。黑龙江省图书馆是他休闲的天堂,每逢周日,他便早早地挤进人群,在阅览室里抢个位置,拿出笔记本和放大镜,开始一天的“不动笔墨不读书”的学习生活。三更有梦书作枕,每天晚上灯火阑珊时,他也要捧起书本读上几页。深夜里,睡着了,心如秋月朗,古今多少事,上下五千年,尽在鼾声中。

    ——白金声的教学。

    “白金声老师嗓音极具特色,像是开了混响,整个教室里回荡着‘立体声’。”学生如此形容。他说:“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激情的人,能够同时又是一位真正的教育者。”如果说课堂教学是乐,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气势恢宏的交响合唱;如果说课堂教学是水,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激越澎湃的长江黄河;如果说课堂教学是画,那么白金声的教学无疑就是洒脱从容的泼墨写意。语文教学像个魔方,有无穷的变化,有无穷的组合。白金声在每一堂课上,都能“以情感激发情感,以思想点燃思想,以自由呼唤自由,以生命提升生命”,凡受教于他的学生,莫不为之激励所感染。在甘肃玉门上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好评如潮;在云南昆明上的《白老师变魔术》,网上疯传。教学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无意于法则,而自合于法则”,“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完美体现,在这里,情感当然是它的基石。

    ——白金声的文章。

    白金声善于写教研小品,文章短小,文笔流畅,文风泼辣,是他行文的特点。在教学研究中,他不断积累,不断思考,不断探讨,针对语文教学中出现的问题,他常常有感而言,有积而发,有思而作,用手中的笔传播先进教育理念,引领教学改革方向。他的教研小品文每篇都在千八百字左右,一事一议,小巧玲珑,鞭辟入里,耐人寻味。如收在本书中的《永远持守着语文的本色》《莫让语文教学成蝜蝂》《死记硬背学语文何罪之有》《板书乱象的背后》《古诗背诵当戒有口无心》等随笔,就是在他听课的过程中行成的。另外,在我编辑的“现代教学艺术研究”丛书中,就有白金声的6本,其中,《语文德育渗透艺术》《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艺术》《家庭语文教育艺术》再版多次,拥有众多的读者。

    ——白金声的报告。

    白金声经常在全国各地作报告。不管是学术报告,还是事迹报告,听他的报告,自始至终都会被一种浓浓的感动包围着。他讲话纵横捭阖,汪洋恣肆,不仅深具学理,而且机智幽默,发人慧思。听他的报告,会一下子把你带入一个新的境界,心头为之一震,耳目为之一新。哦,原来语文还可以这么教,学问还可以这么做,教研员的活儿还可以这样干。人活着,不但是一种追求,更是一种责任。在报告中,白金声把他对语文的理解、体会和感悟,以及他丰厚的学养、多彩的人生和执着的教研情怀,通过生动活泼的语言传递到听众的心里。听他的报告,如坐春风,如沐春雨,不但能解开你的教学之谜,更能提升你的精、气、神,让你勇立潮头唱大风。

    岁月悠悠,转眼间,我和白金声相交已经30多年了。他在北国,我在南粤,见面很难,但,他睿智、粗犷、执着的品貌时刻萦回在我的脑际。如今他已经迎来了自己的古稀之年,有道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祝愿这位把夕阳当做黎明的至纯至真之人永远年轻,在事业上层楼更上,宏图再展!

    是为序。

    刘显国

    2016年9月3日于深圳上梅林

    (刘显国,著名特级教师,全国反馈教学研究会会长,华夏教学艺术研究会会长)

    时间:2017-01-01  热度:74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